《双世宠妃免费15》在线观看免费观看BD - 双世宠妃免费15www最新版资源
《经典有剧情步兵番号》免费版全集在线观看 - 经典有剧情步兵番号中字在线观看bd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

《格差社会中文怎么说》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格差社会中文怎么说完整版在线观看免费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
  • 主演:姬德昌 汪友娣 印毓洁 于宁鸣 习初颖
  • 导演:倪婕宇
  • 地区:韩国类型:战争
  • 语言:韩文中字年份:2002
哥哥……小心心不要被吃掉。哇,哥哥看着她的眼神好可怕。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最新影评

齐氏问了好几遍,杨峰就是低着头不说话,一声都不吭。

齐氏一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就有火气,她生的儿子她心里清楚,老大指定不是被冤枉的,人家把他抓进来是有原因的。

“到底是什么事?”齐氏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不过口气却是发了狠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以后我都不管你了。”

郭氏在一旁战战兢兢的问:“当初有个人给我们送信,说你强抱了刚死了丈夫的小寡妇,是不是真的?”

杨峰十分不服气地道:“哪里算是强抱,什么都没干成呢!两个大汉闯进来,直接把我揍蒙了。”他吧啦吧啦的,把那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

杨峥暗想他不知悔改,可见本性就不是个好的!如今就算自己不给他下套,将来别人也是一样要算计他的。让他长长记性也好!他自己不动色心,能惹这一身骚?

听到那小寡妇撞墙死了,刘氏一下子瘫到了地上,郭氏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杨峰,你对得起我吗?你胆子也太大了,这种事情也敢干!”

齐氏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好?”

“是她自己撞死的,又不是我把她弄死的!”杨峰有些心虚,可是他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于是就又把主意打到了杨峥的身上。

“老二,你救救我,你认识的人多,好歹给哥说说情,先把我放出去。”

郭氏用饱含希望的目光看向杨峥,虽说她也知道杨峥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

齐氏脸色不太好,一直没有说话。

杨峥居高临下地打量了杨峰一眼,才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能找谁?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切~

杨峰不屑的撇了撇嘴,这话谁能信?天子犯法?你看哪家天子犯过法!

不过杨峰虽然不成气,但是却不傻,知道这话是掉脑袋的话,所以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根本不敢说出来。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呢!”

“一条人命,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钱?”杨峥也不管齐氏的表情如何,只道:“不怕告诉你!死的那个寡妇姓关,娘家势单力薄,但是婆家很不好惹。”

杨峰很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有什么不好惹的?不就是个废物病秧子吗?”他说也话来一点负担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底气。

杨峥轻哼一声,冷冰冰的道:“废物病秧子?你可知道,就是你嘴里的这个废物病秧子,有两个非常厉害的哥哥,一个在成泽武馆做教头,一个在县衙的文吏身边做长随!两个人,要关系有关系,要身手,想要置你于死地,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杨峰听了这话,脸一下子就白了,整个人如同遭雷霹了一般,接着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被吓傻了似的。

郭氏的心也因为杨峥的话悬了起来,“那,那可咋办啊?”自己男人把人家弟媳妇给逼死了,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他们还不得要求一命抵一命啊?

“娘,您可不能不管杨峰啊!”郭氏一边拉着齐氏的衣角,一边用眼睛看杨峥。

齐氏只是个乡下老太太,她想管杨峰,也得管得了啊!所以说,这个事儿还得让杨峥出头。

这会儿杨峰也反应过来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爬着牢门柱子冲着杨峥求饶:“老二,老二你救救我,啊!?我是你亲哥啊!?”

齐氏刚要说什么,之前带路的那个衙役就走了过来,还是一样的不耐烦,“时间到了,赶紧走!”

齐氏和郭氏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这人脾气太不好了。

杨峥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往外走。

杨峰不依不饶的喊,那衙役又举起鞭子来,抽了牢门几下。

杨峰本能的哆嗦了一下,把嘴闭上了。

齐氏和郭氏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哆哆嗦嗦的往外走。

杨峰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离开了牢房,心中悔恨不已。怎么就被美~色~迷得失去理智了呢!

离开牢房时,天空已经飘起了雪花。雪花不是很大,但风可不小。

郭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把准备好的包袱递给了那个衙役,“官爷,这个,这个能,给我男人吗?”

里头都是一些吃的,衣物。

那衙役将包袱接了过来,面无表常的赶人,“你们快点走,这里可不是菜市场。”

杨峥先行离开了,齐氏和郭氏哪里还敢再留,也连忙跟了出去。

到了县衙外头,齐氏方才觉得自己能喘气了,牢房里太压抑了,就进去待了这么一小会儿,她觉得自己像是要折了几年寿命似的。

郭氏默默的流着眼泪,“娘,现在咋办?”

一开始听杨峰讲那个小寡妇的事情的时候,她是非常生气的,可是这毕竟是要偿命的事情,如果杨峰真的被砍了头,那她就成了寡妇了!按着齐氏的性格,她哪里还有活路?更何况,她不想让大宝有个被砍头的爹啊!

齐氏裹了裹身上的衣裳,扭头看杨峥:“回你住的地方说。”

对此,杨峥没有异议,他驾车,把齐氏和郭氏带回了镖局。

雪越下越大,等三人回到镖局的时候,地上已经落了足足有半寸厚的雪。

冷风刺骨,齐氏进屋的时候,嘴唇都有些发青了。

“老二,给我弄点热水,再拿点吃的来。”

杨峥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郭氏小声道:“娘,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敢指使老二呢!”她这个婆婆,就是太没眼色了,总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齐氏瞪了她一眼,压着声音骂道:“你懂个屁,我是他娘,难不成我还惯着他?你越是陪着小心,他越自以为是!”

郭氏低头撇了撇嘴,没说话。

齐氏转了转眼珠,想着该如何张嘴让杨峥替她办事,现在她既想保住儿子,又不想往外掏钱。杨峥不是狂吗?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看看他到底为什么狂,难不成他还有靠山?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精选影评

玫瑰花灵急道:“花季之事,不管哪里出了意外,基本上全都是花神的意外!这下可怎么办!仙帝的处罚是免不了了!”

十一花仙早已齐齐进来跪在地上:“玫瑰宫主,是我们花仙的错,不关花神的事。我们愿同宫主一同去仙帝那领罚!”

玫瑰花灵急得都快晕了:“你们这个时候就不要添乱了好吗。我了解你们担心莲儿,但这样乱揽责任,当仙帝和执法宫都是瞎的吗?”

“不行,我得去执法宫走一趟。”

“我也去,我也去,我想见紫枫哥哥!”蒋何凤拉住玫瑰花灵的袖子,可怜巴巴的。

玫瑰花灵叹口气:“仙帝令你禁足在花宫内,你已犯了一次错,难道还想再违抗仙帝命令不成?仙帝再怎么宠你爱你,但天有天条……”

蒋何凤摇摇头:“玫瑰姐姐,我真的没有错……”

“好,仙帝不让我外出,我便不外出。那为何紫枫哥哥不来花宫寻我?我出了事,他不急吗?”

玫瑰花灵道:“他当然急,他比我还着急,他刚被仙帝派到人间调查去了,看这个点应该是已回来了。而且在未调查完成之前,他也被仙帝禁止再入十二花宫。”

蒋何凤跌坐在地上,两眼泪汪汪。

“莲儿莫要担心了,我相信你。”妖容扶起地上的蒋何凤,细细地安慰着。

十一花仙亦是上前安抚着。

玫瑰花灵叹了一口气,便飞往执法宫。

执法宫内,董紫枫正催动符咒查蒋何凤布下花季之时的仙迹,正是累得满头是汗。

玫瑰花灵在旁边静静等着,她知道催运此种符咒是个很伤元神之事。董紫枫清查完,双膝一软,差点站立不住。

玫瑰花灵赶紧上前扶住:“结果怎样?”

董紫枫脸色苍白,心中有些绝望的摇摇头:“结果对莲儿非常不利。所有的花符都是莲儿亲手种下。”

“这可如何是好!这仙帝怪罪下来,不知莲儿要受什么处罚。她从小被我们这样护着,仙帝也一向怜她,什么苦都没有吃过……上神快查一查,按天例这种损失,要受什么处罚?”

董紫枫脸色更是白得吓人,天条天例他作为执法者正是最熟悉不过的了。“按例,依照损失不等,分为几种不同程度的处罚。最轻的是遭受三天的天雷,最重的是绑在九重山上,受万箭穿心九九八十一天。”

玫瑰花灵的身子明显抖了一下:“这下可如何是好?莲儿那个身子骨,怎么可能受得了万箭穿心之苦?”

董紫枫低下头:“相信万箭穿心只是会损她修为,对她仙体元神无害的。”

玫瑰花灵苦闷地说:“话虽如此,难道莲儿真的要受九九八十一天的万箭穿心吗?她的修为尚且,万一魂飞魄散了怎么办?上神,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董紫枫苦笑道:“而今还有什么办法?万箭穿心只是最重的一个处罚,接受何种处罚,要看仙帝怎么决定了。我作为执法者,只是为仙帝提供建议而已。”

玫瑰花灵眼睛亮了一下:“如此说来,我们不如想办法向仙帝求情,就按最轻的,受三天天雷如何?在我花宫之内,我护着她,想来天雷伤不到她!”

董紫枫点点头:“如今是只有这个法子了。事不宜迟,你我一同找莲儿去向仙帝请罪吧。”

然而当两人出现在蒋何凤面前之时,蒋何凤却是非常气愤。“认罪?你们要我去认罪?我又没有做错,我为何要认罪?”

董紫枫劝道:“莲儿,我已催动符咒查了你当日布下花阵之日的仙迹,冬日里所有花符的确,都是你种下的。错了,便是错了。我们去跟仙帝认个错,仙帝会酌情减轻处罚的。如今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蒋何凤摇摇头,眼中带有失望:“紫枫哥哥,我虽刚接管花季未超过一万年,但是我对各花符非常非常熟悉,以我的修为和灵力,我非常确实不会出错的。人间花季错乱,不是我所为,必定是有其他原因。要我去认罪,是不可能的。”

妖容在旁边附和:“我相信花神殿下。她的灵力,不管是仙界花草还是人间花草,都有非常强的感知能力。如果当时布下花符之时,花符有布错,灵力会有感应,花神殿下会有所觉察,绝不可能会全无所知的。”

董紫枫瞪了妖容一眼道:“我作为执法者,我的调查结果不会错的。”

妖容亦道:“我没有质疑上神的调查结果,我只是相信花神殿下的能力。”

玫瑰花灵瞪了妖容一眼,呵道:“你们两个别吵了!”

又拉着蒋何凤道:“再过两日,便是要向仙帝交代结果的日子了。不如我们先快两天向仙帝认罪,仙帝说不定会大发善心……”

蒋何凤摇摇头道:“要去认罪,你们俩去!我蒋何凤没有任何过错,我不需要认罪!紫枫哥哥,难道你也认为是我的过错不成?天职之重我非常清楚,难道紫枫哥哥也认为我的能力当不起这个花神殿下?”

说完,她负气进了自己房间,还建了一个结界,将自己围在了里面。

董紫枫追着叫着“莲儿……”

无奈这个结界非常之牢,自己却突破不得,也不能强行突破。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皆无计可施。

又一日过去了。蒋何凤将自己锁在结界中,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不出来也不让人进去。

玫瑰花灵守在外面,急坏了。

董紫枫从天宫中回来,找了玫瑰花灵道:“仙帝对莲儿已经颇有微词了。一个早上都在催我快些查办花神之事,神情非常不耐烦,怕是大事不妙了。”

玫瑰花灵奇怪地说:“仙帝不是喜爱莲儿么?如今调查结果和处罚条例你都没有上交给仙帝,仙帝为何会对莲儿不满?”

董紫枫叹了一口气道:“我买通了仙台前侍酒的小仙女,小仙女说隐约听到过仙后抱怨过这个花神殿下太过年幼,处事不稳当,而且还娇蛮无理。如今又花季错乱,造成重大损失,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

《他是我的荣光》系列bd版 - 他是我的荣光免费观看全集完整版在线观看最佳影评

漆黑的林子里,来人并无脚步声,只有寒风在林中回旋。

苏云沁站在原地,渐渐看见了前方一盏灯笼的幽光,一身白裙的女人提着一盏灯笼走近。待女人彻底走近后,她才看清楚了眼前这女人的相貌。

年纪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模样,衣着朴实,样貌更是清纯可人。

若非不是因为刚刚那一瞬间的刀风凌厉划过,她还真的怀疑这儿还有其他人。

女人站定在她的面前,见她也正在打量自己,她红唇微勾。

“你打扰到我休息了,知道吗?”

“哦。”苏云沁慢悠悠地说了一个字,“我这就告辞。”

她不想惹事。

看来这深山里还住着其他人。

那之前城主下药时,他们难道没有一点影响?

“站住!”白裙女子立刻甩出了挽在袖中的白绫,缠住了苏云沁的脚踝。

苏云沁皱眉,在白绫缠住脚踝之时停下了脚步。

“你还有何事?”她都说了愿意离开了,这个女人还想怎样?

女人身上有极其身后的内力,她不会傻到跟这个女人硬碰硬,但唯一的感觉就是要跑的话来不及。

“你在这儿杀了人,就想走?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与他们一同下地狱吧!”女人缠着苏云沁的脚踝,手上力道一重,作势要将苏云沁给拉至面前。

苏云沁手中匕首一落,划断了她的白绫。

“你怕是有毛病吧,城主是你杀的。”

“因为你,我才会动手杀人。”女子真是毫不讲道理。

苏云沁暗暗翻白眼,懒得理她,转身正要走,忽然从四个方向掠出了四抹白衣的身影,阻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们主子说了,请姑娘入鬼医谷做做客。”

听见鬼医谷三个字,苏云沁瞳孔微微缩了缩,转过身去看向身后不远处的白衣女人。

这是鬼医?

不是吧,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是鬼医?

若是真的是鬼医,那只能证明这个女人的医术当真了得,知道如何驻颜。

女人往前走近,看向苏云沁,“可愿意去坐坐?”

“为什么?”她莫名。

刚刚还嚷着要杀她的女人,现在让她去作客,这心思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女人挥了挥手,原本包围住苏云沁的四名丫鬟立刻退到一旁,让女人靠近。

“你刚刚使的毒针,让我很好奇,不知道夫人是何身份呢?”

苏云沁冷冷扯了扯唇角。

是太凑巧还是太幸运,她前不久才听说了鬼医,这会儿就出现了鬼医。

她莫名多了一分心眼,才缓缓道:“我相公在家中等我,我若是现在跟你走,会让我相公担心,我要与我相公报个平安。”

“呵呵……”女人低笑,刚要说什么,忽然她身子紧绷了起来。

“主子,好像有厉害的人来了。”

“撤。”女人脸色一变,迅速掠进了黑暗中,甚至把手中的灯笼还直接扔在了地面上,也顾不得再去寻苏云沁的麻烦。

四名丫鬟也跟着跑了,速度快得惊人。

苏云沁只觉有凉风赫然扫过脸颊,人就已经跑了。

她蹙了蹙眉,往后方的黑暗深处看去。

有沙沙声靠近,听脚步声,似是三人。

“娘娘在那里!”寂静的林子里,传来了金泽那激动的声音。

苏云沁扯下了脸上的白色面巾,走向了那方有光的位置,赫然看见了三人走近。

金泽和金冥跟随在后,风千墨走在前,男人的面色沉凝着,看上去有些不悦。

她上前,迎着他。

“千墨。”

“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男人捏了捏她的脸,见到她后,才微微松一口气。

这大晚上的,小女人可真是大胆,独自跑到这林中,也不担心他担心?

苏云沁瑟缩了一下脖子,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际。

“千墨,我没事,咱们先离开这里。”

风千墨冷哼了一声,将她抱起就走。

他瞥了一眼地面上的尸体,神色未变,只是眸底的杀意更甚。

“我也查清楚了,只要咱们派人把这儿林子土壤里的毒给解了,一切都好办。”苏云沁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轻轻蹭了蹭说道。

风千墨没说话。

苏云沁又继续解释:“这儿是毒源,只要把这儿解决了,这恒城的瘟疫便能迎刃而解。除此之外,便是这城主,他必然是叛军的人,他故意在这儿这么做,全是风翰天那边的命令吧!”

“嗯,说完了?”

“说完了。”她察觉到他语气的不善,暗暗撇嘴,只好乖乖窝在他的怀中,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

虽然深深的黑夜,他的面色看起来并不是多好,可她依旧觉得这厮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她不说话了。

生气也是担心她,她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情跟他闹别扭。

风千墨沉了沉眸色,才道:“以后不许这么冒险,回去再收拾你。”

他们一行人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林中的夜色中。

之后白衣的女人才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幽幽地蹙眉。

“主子,那女人有何不同吗?”

“不知道……直觉告诉我,她有点意思。”所以才想把这女人给留下来,哪知道……

那高大的玄衣男人就是那女人口中的“相公”吧。

夜色深沉,只能捕捉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可她还是觉得那是个龙姿凤章的男人。

……

苏云沁被风千墨抱出林子,直接被塞进了马车里,男人坐进马车里立刻吩咐金泽回去。

苏云沁刚要调整坐姿,哪知男人就把她给压在了马车的软塌上。

“你干嘛?”看着突然压下的男人,苏云沁眯了眯美眸。

他的脸悬在上方,睥睨着她。

“咱们是不是该算账?”

“算账?你没问题吧?算账也要有账可算才是,你丫的现在压着我跟我说要算账?”

“你说要有账可算才行?孤告诉你,你的罪行!”

他的脸微微俯下,清冽的气息拂在了她的脸颊上,有些凉,还有些……惑人。

苏云沁凝着他,没吭声。

“第一,你私自跑到这儿来,让我担心。第二,你天黑还未回去,让我担心!”

总之,让他担心就是该算账。

苏云沁无奈,听着他这样恶霸似的话语,有些想笑。

“千墨,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她伸出双臂环过了他的脖子,将他的脸更拉近了几分,红唇微微嘟起,轻轻擦过他的薄唇。

温凉的触感落下,让他的眸底幽芒划过。

“刚刚与你说话的女人,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她说让我去鬼医谷坐坐,不知还不是鬼医?”她蹙了蹙眉,“而且她的样貌看上去也不过才十八九岁的样子。”

他的眸光更沉了些许。

今日这事情,多少有些古怪。

鬼医谷在这儿?他记得当年鬼医最讨厌的就是白色,可刚刚那几个女人身上穿的皆是白衣,可不像当年鬼医的风格。

苏云沁见他还压着自己,伸手推了推他,说道:“你还压着我做什么?”

随着她推搡,男人目光落下,看着身下的女子双眸微闪,唇瓣红润,他俯下头轻啄了啄她的红唇。

“云沁,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你明日乖乖待在城中给百姓发药,不许乱跑。”

苏云沁拧了拧眉,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说什么?

不过把事情交给他,她还是相当放心的,他肯定能把一切都处理地妥妥当当。

风千墨见她突然乖巧的点头,侧首轻轻吻住了她的红唇,轻轻描摹着她唇瓣的形状。

“这是在马车里……”

苏云沁愣了一下,觉得他现在亲着亲着必然会擦枪走火。

她连忙伸手推他。

“没人看。”他的嗓音暗哑了几分,“你让我担心,你不该受惩罚?”

言罢,他轻咬了咬她的红唇。

苏云沁无奈,由着他啃,他也不敢在这儿把她给怎么样。

马车在客栈外停下了,男人才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入客栈,一路上了二楼雅间。

金泽和金冥跟随在后,看着自家主子火急火燎的模样,相视一眼。

他们家爷儿越来越猴急了……

天色越来越暗沉了,雅间中的烛火被拂灭,从屋中传来了女人婉转的叫声惹来遐想。

……

苏云沁第二日毫无悬念的起晚了,起身时身边也不见风千墨的身影,她穿衣下楼准备发药。

静容走了过来,小声道:“娘娘,药都已经发完了。”

“你们发的?”苏云沁蓦地抬眸,看着静容。

静容轻轻咬了咬下唇,点点头。

是他们发的,也是陛下吩咐的。

他们都是听从陛下的命令才发的药,“陛下说是不要吵醒您。”

苏云沁轻叹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街上人群已经散去了,大家各自领了药离开,她转头问静容:“他人呢?”

“陛下去了山林中,应该是要去解决毒源。”

苏云沁抿唇,难道要让她在这儿干等着吗?

静容看出她担忧之色,又道:“陛下说了,让您不要乱跑。”

“静容你这丫头到底是他的丫鬟还是我的丫鬟?”

静容一愕,连忙垂眸,“奴婢还是听娘娘的,只是邪风说……”

“得得得,我进去等着。”

苏云沁只好转身回客栈里等候,可这一等,从白天到黑夜降临,男人还是没有回来。

相关影片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