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浴室迅雷下载》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 日本女浴室迅雷下载视频免费观看在线播放
《这个OMEGA甜又野》在线观看完整版动漫 - 这个OMEGA甜又野免费全集观看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

《破坏之王完整免费》视频高清在线观看免费 - 破坏之王完整免费电影免费观看在线高清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
  • 主演:马逸保 弘霞香 高琰娣 毕罡蓝 鲍瑾婵
  • 导演:史进娜
  • 地区:韩国类型:恐怖
  • 语言:日语中字年份:2006
前几日,我以为自己是被关在囚笼里的实验品。昨天,我想起来了,我十一岁的时候,想要逃脱命运,被家族追杀,我的父母亲人,说我是怪胎,要杀了我。我从另一个牢笼,进入了新的环境,那里虽然也没有自由,但不会有人再禁锢我,唯有我努力修炼,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最新影评

人间,女儿国。

“嫫母,你还不滚!”

“西海女儿国西王母这次招收园丁,你已经被赶了,还不快滚。”

“瞧瞧你的死样,豹族怎么有你这种丑女,真是吓死人不偿命,和我们站一起,真是晦气。”

几位妖族少女捂嘴讥讽着,其中一人更是九尾绽放,美的惊天动地。

名叫嫫母的女子头发蓬松,虎牙尖利,被辱骂后,盘膝坐着不动。

若是细看,这位嫫母的少女,分明是未来纵横仙界的西王母,但此刻,她只是微不足道的丑女而已。

她双手一动,一团淡黄色的土系光芒在她手中揉搓着。

“还在这里痴心妄想,你就算在此能平地开花,除了我们,也没人看见。”

霎那间,嫫母双手律动一按地面,无数嫩芽破地而出,娇艳的鲜花盛开。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迷迭花!

“什么破花,臭死人了!”

几脚踩下,花瓣被踩的粉碎,这群嫉妒的妖族少女扬长而去。

看着满地的花瓣,嫫母咬着牙齿,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溢出。

她掏出一只小口袋,小心翼翼的将花瓣装进,骤然间,一双脚立在嫫母的身前。

嫫母抬头看着,发现是一个年轻人,双眸深邃有神,直透人心,看其走来的方向,应该刚刚从西王母宫走出。

“这花是你种的吗?”

“是的,你要吗?这一袋只要一颗灵石。”嫫母小心翼翼试探道。

年轻人没有言语,使得嫫母脸色一暗,越发显丑。

“这种花的手段,是谁传授你的?”

“我父母!”

“你父母人呢?”这年轻人怜悯看到,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望仙的前世之一。

“死了,死在了昆仑!”

年轻人蹲下,打量着嫫母。

“死在帝俊之乱吗?真是可悲,不过今日西王母宫关闭了……我看你天赋不错,传授你万植灵术,再给你一颗种子,你若能种活,明年就可以进入西王母宫,甚至成为下一代的西王母。”

“真的,你不会骗我吧,我没有灵石。”

嫫母咬唇站起,双眸悲戚。

她父母死后,已身无分文,这次西王母招收园丁,她是变卖了所有值钱之物,才凑够材料参加,可惜连门都未进,就因为太丑被挡了下来。

“我看你只看天份,不堪灵石的多寡。即便是女娲,当年同样出生卑微,一样可称为这世界的主宰之一。”

嫫母心怀憧憬,他看着年轻人右手托起一副龟甲。

“砰!”

年轻人手指一弹,龟甲上的一束光芒射入嫫母的脑海之中。

“万植秘术!”

嫫母心中狂喜,又一颗发光的种子,缓缓落在她双手中。嫫母双手捧着种子,心中窃喜。

抬头一看,那年轻人却已消失。

嫫母激动双手握紧,手中的种子攥的紧紧的,心中发誓,若是遇到年轻人,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你刚刚与那人说了什么。”

骤然间一声传来,嫫母吓得浑身一抖,转身后更是如坠冰窟,惊吓的赶紧跪下。

她没有想到,西王母竟然现身。

“拜见西王母,那人说我天赋不错,传给我种植灵树的口诀,还有一颗种子。”

西王母细细打量着嫫母,眉头越锁越紧,她没有想到,此女竟然被看中,最后西王母悠长一叹。

“还真是多管闲事,你叫什么?”

“嫫母!”

西王母伸手,轻轻勾着嫫母的下巴,眉头一蹙。

嫫母实在太丑了。

即便她有心收嫫母为徒弟,也因为其太过丑陋,而很拿不出手。

“也不知道他看中你哪点,罢了,你虽然丑了些,以后就留在我身边侍弄花花草草吧,若是干的好,还有机会上昆仑仙庭,为天帝风因乎管理花圃。”

“多谢西王母!”嫫母激动重重叩首,额头鲜红,组后小声道:“西王母,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说!”

西王母极不耐烦。

“敢问西王母,那传我种植之法的人是谁?”

“手持河图洛书的圣人!”

西王母甩袖说完便走,嫫母双拳一握,将这年轻人的相貌记在心中,永世难忘。

……

仙界,天庭!

波澜壮阔,连绵起伏的仙殿之中,一座青色大殿格外的显眼。

这是传说中的王母殿。

数百相貌绝美的女仙,恭敬而立,簇拥着一个雍容华贵,贵气逼人的圣女。

嫫母坐在帝座之上,如今他是西王母,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嫫母,而是掌握仙界半壁江山的无上之人。

她的美貌是幻术而出的,就算她不幻化,以西王母的地位,仙界之中也没有人敢自讨没趣。

听着旁边女仙的弹奏,西王母很不耐烦,仙界太平静了,平静的她心中竟无半分波澜。

这些年之中,她一直在寻找手持河图洛书的圣人以报恩。

大禹曾经得到过河图洛书,但西王母曾欣喜去见他,发现不是,大失所望。

“西王母,李耳求见!”

“李耳是谁?”嫫母不耐烦问道。

“是一位新入仙界的凡人,其手段颇为厉害,创立了一门名为道门的仙门,就连天帝都看好李耳的前途。”一旁的女仙小心翼翼解释道。

西王母喜怒无常,她瑟瑟发抖,尽量压低声音,用尽可能少的字,将事情说清楚。

“不见!”

嫫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那李耳说,当年女儿国之中,他的师父曾经送了一颗青色的种子,给一个小女孩。”

传话的人,几乎是颤抖的将这句话说完,脸色更是死灰一阵。

铛!

玉杯掉落砸碎,大殿之中,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宫弦之乐,只有嫫母恐怖的双眸,似滔天海浪吞噬众人。

“王母娘娘,小人该死,是李耳贿赂了小人。”传话之人喉咙带有哭腔,一股脑说着,他此刻恨死李耳了。

“等等!”

嫫母挥手,双眸如锋,示意所有人退下去。

“你让那个李耳来见我。”

西王母打量着走入殿中的李耳,人间来到仙界的修仙者,数以千计,能得她一见者,寥寥无几。

“卑微小仙李耳,拜见西王母。”

身着道袍,待人处事还有几分拘谨的李耳,跪在了西王母的面前。

“你师父人在何处?”

西王母厉喝急切问道。

“这……启禀西王母,我师父他老人家,就在小仙的洞府之中。”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精选影评

邱歌自己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去顾氏。

抵达顾氏后,裴遇直接领着他去总裁办公室,而后倒了一杯咖啡放在邱歌面前,裴遇便关上办公室的门,退了下去。

顾卿言起身过来,坐在邱歌对面,问他,“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什么吗?”

邱歌摇头,很是困惑的样子,“不知道,请顾总明言。”

“认识慕昀吗?”顾卿言直接开门见山。

对于有些事情,他就应该速战速决,免得害了人。

邱歌一怔,脸上立马变了一个眼色,看着顾卿言,他忽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半响才吞吞吐吐的回道:“认,认识。”

“那你知道他从英国回来了吗?”

“……”

终于知道顾卿言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了,邱歌低着头,实话实说,“他刚拿小猫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约我明天见面。”

“所以你答应了?”

再抬头看向顾卿言,邱歌告诉他,“我虽然答应了,但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想跟他把话说清楚,顾总,你放心,我不会再像曾经那样单纯无知了的。”

曾经的他年轻不懂事,受了慕昀的诱惑。

现在的他再也不会上当了,就算慕昀跪下求他,他也不会再重蹈覆辙。

“看来你明白我找你的意思啊,很好,既然不想事情继续错下去,那就尽快的速战速决,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品了一口咖啡,顾卿言又端正身姿,问邱歌,“你现在是单身吗?”

邱歌点了点头,“嗯。”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家世跟你相匹配的,只要你结了婚,就可以来我公司上班,我听那只猫说你摄影技术不错,那你完全可以来我的广告部,当个总监什么的。”

他不是在用职位诱惑他。

他只想这两个年轻人走上正轨。

这邱家,也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要真跟男人在一起了,他爹妈还不得发疯啊。

“顾总,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还不想要女朋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跟慕昀纠缠不清的,如果你不信,那我明天就不去见他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这事儿,居然被顾卿言给知道了。

邱歌很明白顾卿言的处事风格,既然知道他曾经跟他表弟的关系,他没有直接派人干掉他,已经是很仁慈的做法了。

所以他挺感激他还能邀他见这一面的。

“不,既然你答应了见他一面,那就见吧,希望这一面,能彻底的让他死心,你要知道,你们俩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在一起的话,是会让很多人绝望的,所以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为你的父母考虑考虑,别再继续错下去了。”

怪不得这小子以前对那只猫不是那种意思,原来他看上的,是慕昀啊。

害他当初还为这小子吃了不少醋呢。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我也希望这事儿顾总你别让我爸知道,我会尽快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再失望了。”

就算顾卿言不找他,他也会跟慕昀断得干干净净的。

那种人,实在不配他再留恋。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

《好色女警》最近最新手机免费 - 好色女警在线直播观看最佳影评

“对不起,还要麻烦你跑一趟。”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歉意,却依然想和如初,“小曦她……还好吧?”

他的声音盛子墨是熟悉的,所以就算他的脸被遮住,就算在这样漆黑的房间里,他依然能听的出来,他就是程云鹏!

那个在大火里丧生,至今都没有找到尸体的程氏集团创世人,程云鹏!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又为什么不去证明自己还活着,反而要躲起来?

这是盛子墨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问题。

“她还好。”盛子墨想了想,最终以此为答案,回复了程云鹏。

毕竟,比起程云鹏现在的情况,程小曦的状况还算过的云,而且她是因为悲伤过度才会导致营养不良晕倒的。

而事实上,她原本悲伤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所以只要真相大白之后,她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只是程云鹏……他怎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来走呢?

“那就好!”程云鹏沧桑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他有些虚弱的背影,盛子墨心里沉沉的。

虽然他跟这个中年男人非亲非故,也不算有什么交情,但他会在那样的时刻向自己求助,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信任。

而且十年前,因为程小曦的事情,他们也算是有过一些交集,因此盛子墨才万般无奈之下,接了他的那个“任务”。

只不过,他实在不明白,明明可以很简单解决的问题,为什么非要搞的这么复杂呢?

“您……还好吧?”盛子墨虽有不解,但还是有些担心这个中年男人,若不是他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又怎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处理问题?

而且现在这个阶段,最困难最悲伤的人是程小曦,他唯一的女儿。

他那么疼她,又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心头肉,去承受那些痛苦和折磨?

虽然有此疑问,但盛子墨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不管从哪个方向来讲,他都是一个外人,更何况,他原本就无心过问。

“只是苦了小曦了。”程云鹏站在房间唯一的窗户前,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她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就要撑起一片天,实在是难为她了。”

“既然如此,您为什么还……”

“帮我一个忙好吗?”程云鹏突然转身,目光期盼的看着他,“最后一个忙。”

他知道,盛子墨并不欠他什么,更知道他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自己。

但现在为止,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也只有他了。除了他,就连自己的女儿,他都不敢托付,甚至不敢相见。

“我知道,我不应该提这个要求,但是……”程云鹏一脸为难的看着他,“我能求的人,只有你了!”

“为什么是我?”盛子墨疑惑的看着他。

自从接到程云鹏的电话,他就在疑惑这个问题,他为什么舍近求远,向远在巴黎的自己求助呢?

虽然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因为程小曦那通电话,跑到了C市。

但,他的举动实在让他不解。

“因为小曦相信你!”程云鹏坚定的看着他,“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她会听谁话的话,那么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

盛子墨不由微愣,虽然程小曦的所作所为确实令他有些费神,但……她真的这么信任自己吗?

不是程云鹏故意在给自己套什么枷锁?

“事实上,你可以选择报警。”盛子墨平静的看着对方,虽然这是事后他第一次见到程云鹏,但从他诡异的行为便可以推断,那起爆炸并非意外。

“如果报警有用的话,我又何必躲在这儿?”程云鹏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件事情我自会处理,不用担心。”说完,他突然目光坚定的看着盛子墨,“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小曦。程氏的情况现在虽然还算不错,但那些老东西不会放过她的。所以……”他犹豫了一下,目光试探的看着盛子墨,“替我帮她一把,可

以吗?”

“并非我不愿意,而是……”

“如果你愿意,没有你办不到的事!”程云鹏很确定的看着他。

一瞬间,盛子墨竟不知道该如果拒绝才好了。

“我知道你很忙,也知道你完全有拒绝我的理由,但是……算我求你了!盛先生,现在能帮我,帮小曦的人,只有你了。”

盛子墨并非是一个心软之人,只是看着一个大男人突然用这样的语气,那样的目光向自己求情,他真的有点儿,承受不住了。

“什么事?”盛子墨开口之后,却又有些后悔,他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并不是闲人一个,于是像要挣回面子似的补充道,“我很忙,并不一定有时间。”

“谢谢,谢谢!”程云鹏像没有听到他后面的那句话般,感激的看着他,“太谢谢你了!”

盛子墨无奈,也便不再挣扎,“你说吧,什么事?”

“帮我把这个交给小曦。”程云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的U盘,郑重的放到盛子墨的手上。

盛子墨看着那个U盘,抬头问道,“ 这是什么?”

犯法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碰的,不管谁是弱者,谁是强者,或者谁是受害者,他都不会云碰。

“一份有关于这块地的资料,小曦看到了会明白的。”

盛子墨点了点头,将U盘收了起来,却在这个时候想起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她问起U盘的来历?”

“她不会问的!”程云鹏很坚定的道,“她是我女儿,我比谁都了解她。”

盛子墨认同的点了下头,却对他的话产生了怀疑,程小曦真的那么“乖”吗?

突然多出一个U盘,她会毫不怀疑?

带着这个疑问,盛子墨离开了那个平房,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后,终于到达了医院。

可当他来到病房之后才发现,程小曦不见了踪影。

看着她换下来的病号服,以及被遗留在病床上的数码相机,盛子墨心里咯噔一声,“这丫头难道因为没有跟他拍成合影,生气走了?”

可这种节骨眼儿上,她应该不至于那么小气吧?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盛子墨以为是程小曦回来了,于是转身看去。当看到一身白衣的护士时,他的目光不由变的暗淡了起来,“这里的病人呢?”

相关影片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