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中文发音》在线观看高清视频直播 - 传奇中文发音未删减在线观看
《女交警成性奴番号》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女交警成性奴番号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

《美女热装视频》免费无广告观看手机在线费看 - 美女热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
  • 主演:崔莲进 贾初磊 林朋融 苗晨鸿 云善茗
  • 导演:裘玛坚
  • 地区:韩国类型:犯罪
  • 语言:普通话年份:2015
“初念,事到如今,你敢不信我,你竟然敢不信我,信不信我咬死你?”真是个疯子。手里攥着的纽扣让她的手心微微出了丝血,阳光照在上面,让金光灿灿的纽扣变得更加嗜血,她以为重生的她已经知道的够多的了,以为能靠自己的能力拯救身边的亲人,可没想到,她还是无能为力。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最新影评

第二百零九章林老爷子的身体

中午吃饭时,林弈简单向顾蔓说了下苏林两家的过往。

顾蔓没想到苏家对林家有这么大的恩,心里有些踌躇,但林弈的笑容却让她安心,摸着她的头发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我会处理。”

顾蔓点了点头。

这是她对林弈最欣赏的地方,他对自己有着强大的自信心,从来没想过要用什么婚姻回报苏家,或是倚仗苏家的人脉。

他虽然年纪还青,但某些方面,却可靠的像一座大山。

倒是林老爷子的身体状况让人担忧,下午,她提出来想给林老爷子看一下。

她学中医也有段时间了,最近正跟着老师学诊脉,一般的病症她都可以看出来。

林弈并没有反对,连林老爷子听说她学医后,也兴致勃勃的伸出胳膊让她把脉。

顾蔓两根细白的手指搭在老爷子手腕上,凝视仔细听脉。

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她,倒不指望她真能诊出什么。

中医没个三几年的光景,连个皮毛都学不到,只是觉得小丫头煞有介事的样子还挺可爱。

半晌,顾蔓收回手,林弈忙问道,“怎么样?”

顾蔓皱眉道,“脉像浮取细弱无力,脉管细如丝而软,代表着林爷爷身子极虚,有寒毒潜伏,爷爷,您这咳嗽有好些年了吧?而且已经深入脏腑,至少应该在二十年之上了……”

林老爷子惊讶道,“行啊蔓丫头,有两把刷子,我这病是当年下乡时落下的,早就是老毛病了,一般人可诊不出这个。”

顾蔓红了脸道,“我也是刚学的,也怕有不准的地方……”

听说她师承刘良正,林老爷子一拍大腿道,“怪不得呢,那老家伙有些本事,就是脾气怪,这么多年都没收到个顺眼徒弟,没想到丫头你倒是运气好……”

林弈在旁边急问道,“那,有办法调理吗?”

顾蔓咬咬唇道,“爷爷的咳嗽已经太年长了,没办法根治,只能想办法缓解……”

林弈有些失望,倒是林老爷子想的开,摆摆手道,“没事,就是几声咳嗽而已,上次刘良正那老家伙来看过,也是这么说,不是什么大事!”

他身边顶尖的中西医无数,自然早知道这个结果。

顾蔓本来还想请老师再来看下,没想到刘良正早来过了,一时有些失望。

等出了疗养院,两人坐在了车里,顾蔓看着林弈欲言又止。

林弈摸了下她的头发,轻笑道,“蔓蔓,你有什么就说吧?爷爷的病不是这么简单对不对?”

对着这双漆黑深邃似乎洞察一切的眸子,顾蔓心头有些发疼,握着他的手,慢慢道,“阿弈,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爷爷不光是寒咳入骨,他脉息怠缓又脉律不齐,这是心脏有大问题的表示。”

“他的心脏供血已经不足以支撑全身的血脉运行,这就导致了他的咳嗽越发严重,耗尽了他为数不多的生机……”

顾蔓的手蓦然一紧,被他紧紧抓着指节都有些生疼。

她没有出声,就看见他紧紧咬着牙,下颌崩紧。

半晌,林弈才语声干涩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爷爷的日子……不多了吗?”

顾蔓顿了下,还是狠狠心道,“多则十个月,少则半年……”

林老爷子现在就像快熬干的蜡烛,事实上她说的时间还长了些。

顾蔓就觉得林弈握着她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指尖冰凉的不像话。

他的头紧紧埋在方向盘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顾蔓的心在一瞬间锐痛了起来。

他的痛苦,这一刻她感同身受。

她知道林老爷子在林弈心里的位置。

他几乎是林老爷子一手带大的,祖孙俩在那样艰难的岁月中相依为命,林老爷子可以说是林弈的主心骨。

一旦这个主心骨倒下,林弈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正因为这样,她才选择把实情说出来,与其到时候让他骤然面对失去最亲的人的打击,不如从现在开始,让他有时间陪伴老爷子,早早做好面对这一天的准备。

好半晌,他的声音才嘶哑的传了过来,“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其实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可能了,老爷子身份不一般,如果能治的话,就不会拖到这个地步了!

顾蔓无法回答他的话。

西医看表症,中医却看本源,老爷子耗损的是生命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她将林弈的头抱在怀里,看着他通红的眼睛,心里难受到极点,轻声道,“你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话你。”

林弈双臂将她抱的紧紧的,似乎在从她身上汲取力量,他一声不吭,只有那微微颤抖的身体泄露出他正忍受着多大的痛苦。

顾蔓眼眶发酸,从相识以来,她就没见过他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林弈一直是那么冷静,克制,在村里无论被人怎么欺负,那个少年都一身冷漠倔强,从没掉过一滴泪。

就像现在,明明痛苦到极点了,他却只是抱着她一声不吭,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兽,只会默默的忍耐。

她倒是希望他能哭出来,至少可以发泄一下。

然而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无声的陪伴着他。

狭小的车厢里形成一方静谧的天地,只有两人紧紧相拥。

而此时,苏家。

乔佩芸端着一碗鲜鸡汤面站在苏芸珠的门外,一声声唤着,“珠珠,出来吃点饭好不好?这么长时间不吃饭饿坏肚子怎么办……”

从林家回来,苏芸珠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午饭晚饭都没出来吃,乔佩芸都快担心死了,但无论她怎么说说,屋里面都一声不吭。

乔佩芸又气又担忧,忍不住道,“珠珠,妈妈知道你很生气,林家实在太不像话了,妈妈明天就跟你齐瑶姨说,这门婚事就算了吧!我女儿这么好,还怕嫁不出去?”

她话音还没落,门‘砰’的一声被打开,苏芸珠憔悴红肿着双眼出现在她面前,恼怒的喊,“妈……”

看女儿眼睛肿成这样,乔佩芸心疼坏了,把碗搁在桌子上,柔声哄道,“乖孩子,先过来吃饭,你放心,这口气妈肯定得替你讨回来!”

苏芸珠气的跺脚道,“谁要你替我出气了,我,我不要解除婚约!我,我就要嫁给林弈!”

她说完,脸色已经红成了一片。

乔佩芸和苏墨骞面面相觑,两人哪里看不出来女儿真正看上了林弈!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精选影评

冬日来临,一片薄薄的雪飘飘扬扬的落下,融化在尚且带着温度的地面上,很快,这雪越落越大,越落越大,直到让整片大地都笼罩了一层银霜。

长离站在道观的门前看着安宁而又冷清的一幕,他双手拢在大棚里,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可那呼啸的寒风在靠近它的那一刹那,就会瞬间变的温柔,而那飘来的雪花,在飘来的那一刻,也会骤然的停下脚步,再道观前的台阶下堆积成一团。

天地无声万籁俱寂,这一副雪落荒山图倒透着一副难得的意境,长离悠然的欣赏这寻常而又美丽的景致,心情都好了几分。

而就在这时,松软的雪地上突然传来了一些杂声,那杂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细细听去,就能发现那是一群人踩在雪地上发来的声音。

那群人走到长离的面前,然后恭敬的对着长离说道:“小少爷……”

这不同寻常的称呼,让长离的眉梢稍微挑了挑,长离也没有阻止这群人继续往前的步伐,他问:“这次来是为什么?”

以前的每一年,这群人都会来探望长离,顺便送上许多的物资,那时候,老道士总是防着盯着的,生怕这群人将长离带回家,而现在老道士早已故去,这群人的神态上倒也多了一分的轻松。

只不过往常他们都要在春暖花开时才会上山,今年赶在大雪纷飞时上山,还真是难得,为首的人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看上去颇为精明的年轻人,这年轻人一张脸被冻得通红,他颇为艰难的开口:“能不能到里面去说。”

长离对这年轻人没有明显的恶感,所以它点了点头,就转身打开了道观的门,道观里一如既往的冷清,只不过没有了风雪的侵蚀,倒也让这群人松快了不少。

为首的年轻人一边指着其他人放下带来的物资,一边对着长离道::小少爷,您今年准备下山吗?”

他早就知道了老道士故去的消息,可以往的三年里,他们没有问过长离,倒是现在问了。

长离没有直接回答他,他问:“你今年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来?”

如果是为了让长离早点回家团聚,那这群人应该来得更早,如果只是为了慰问一番长离,那他们会在春暖花开的时间来,所以正巧卡在最寒冷的时候上山,又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显然是戳到了年轻人的软肋年轻人吱吱呜呜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可以用一些场面上的话打发长离,可在一对上长离那双清冷的眼睛时,他就什么谎话也说出来了。

在这样一双仿佛看透了所有世事的眼睛下撒谎,似乎是一件为难的事,可直接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小少爷怕是会直接将他们赶出门。

年轻人苦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说出原因来,而长离也不以为忤,他打量了一会儿这群人带来的物资,然后说道:“说不说随你,等雪停了你们就下山。”

他的话丝毫不顾及情面,寻常人在收到这么多的东西之后,怎么也会客气一番,可长离却完全没那个意思,而这个与长离打过几次交道的年轻人脸上的神情更为无奈,但他也深知长离的性格,所以也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来。

他打量着外面的天色,这么大的雪,想要停下来,怎么着也得四五天,到时就算雪停了,上山的路肯定也堆满了积雪,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所以他们至少还能在这里逗留个六七天。

年轻人心底满满的算盘,可出乎他意料的,在长离话音落下之后,外面的风雪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小了起来,那宛若鹅毛大小的雪花居然慢慢的变小变小,直到小道不足发丝大小。

年轻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他嘴角抽搐着说了一句:“这算不算是言出法随?”

虽然自家小少爷的根骨得到了那位宛若半仙般的老道长的盛赞,但想要修炼到这种地步还是不够吧?

年轻人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然后便自发的带着人去挑选房间,他清楚的知晓,长离不会花心思招待他们这群人。

在熟门熟路的来到去年住过的房间的时候,年轻人又看到了铺满了灰尘的房间,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房间有明显的被使用过的痕迹。

有关于小少爷的情报在他的脑海里转了一圈,他瞬间便想明白了还有谁来过这个道观,他摇了摇头,将这些事抛之脑后,算了算了,看在那两个人做出什么事来的份上,就不追究这件事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罗辉与周哥两人则是突然打了个寒战,他们嘴里嘀咕了一声:“这又是什么人在念叨咱哥俩?”

而此时在这老旧的房间里,年轻人熟练的清理着房间,反复的运动让他脑门上都开始冒汗,直到真正安定下来的时候,他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祖宗还真是不好伺候。”

莫家有两个祖宗,一个是一手创下莫家基业的没落投资,一个是远居荒山野岭的莫小少爷,而这两个祖宗,以莫小少爷这个小祖宗为大。

因为愧疚……

当年莫家正巧遇到了可倾覆全族的危机,而能助他们渡过危机的高人提出的要求,便是带走他们刚刚出生的小少爷。

莫老爷子一边面临着家族地位的岌岌可危,一边面临着血脉的分离,最终他咬牙选择将自己的孙子交出去。

当时那位高人承诺的是,莫家人每年有见孩子一面的机会,而莫老爷子因为高人的这句话,心里的郁气也松了一些。

这证明,高人并不是要斩断孩子与莫家的所有联系,而且长在高人身边,说不定也是这孩子的一种福气。

而一直由老道士抚养长大的长离则是不以为意,虽然他颇为嫌弃那贫瘠的生活环境,不过老道士确实将他抚养长大,还传授他一身的本事,所以他也愿意遵老道士为师。

作为一个得道无望的,只想着传承道统的老道士,他对于长离的天赋也颇为满意,只不过这小子自从知事以来,不断的冒出来的对他的嫌弃是怎么一回事……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

《天才剑仙》在线观看免费高清视频 - 天才剑仙免费韩国电影最佳影评

《大刁民》vip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

李云道苦笑一声:“其实我也很怕死!”

秦潇潇却道:“爷爷还说,如今像你这样历经千辛万苦,还能保持一颗初心的人,已经非常罕见了。”

昆仑山脚的流水村里头识字的不多,村里的孩子们如果要读书,必须每天上学翻越两座大山,放学再翻越两座大,中间还有一条湍急的大河,河上只拴着不知道哪朝哪代安置上去的几根铁链便权当是桥了。

所以村里的孩子大多是不读书的,在村里的男男女女们看来,学点进山辨石采玉的门道远比识几个方块字来得实惠,至少将来饿不死。

村里的男人们对李云道又怕又恼,却也鲜有哪家真的跟这刁民犯浑,打打闹闹那是增进感情,况且白天跟哪家大人打了架,晚上必定有赤着脚吸着鼻涕的孩子偷偷送来两个鸡蛋或者小块腊肉这类的事物。

在孩子们心里,李云道就宛如一本什么都知道的百科全书,哪怕当着家长的面假装帮腔喊骂上两句,但事后也总要掏心掏肺地巴结上一阵子。孩子们不为别的,就为那些陪伴他们整个童年的三国、水浒、西游记……李云道也从来不跟孩子们计较,哪怕跟他们父母为了玉石干架时也会连带着小的一起骂上,但无论是事后讲故事还是带孩子们进山里头撵狍子,依旧一视同仁地不打任何马虎眼。

读的书越多,李云道便发现自己的初心越不可动摇,真的读到等身书了,那颗心也便真的返璞归真了。

几年前,李云道背着小喇嘛揣着几册破旧古籍下昆仑,进了城便被满眼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震得目瞪口呆,但也仍旧不忘初心。正是因为这颗初心,他才想独身闯匪穴救秦家双胞胎,也正是因为这颗初心,李云道才会在新婚之日对吴广大打出手。

吴广事件的后遗症到此刻还没有爆发,陈家和赵家似乎都生生咽下了这口气,就连之前叫嚣着一定不会放过李云道的赵如颖似乎都销声匿迹了。

“这一次,陈家和赵家居然都没有反应,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李云道吃得很快,三下五除二便吃完早餐,看着秦潇潇说道,“陈家的反应可以理解,毕竟不会为了一个女婿而影响了整个家族的布局。但赵家跟咱们并没有什么瓜葛,而且跟朱、蒋两家一直关系颇密,一定这样按兵不动,倒是挺让人难受的。”

秦潇潇笑道:“动手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头上会悬着一只一直等却不掉下来的靴子呢?”

李云道摇头道:“当时怒极攻心了,没想太多。”

秦潇潇道:“这不太像你。”

李云道说道:“我就是被大师父逼着念了太多经,最后连脾气都没了。但这几年兴许是手上沾的血多了,棱角相反越来越多了……”

秦潇潇道:“不是棱角,而是血性!”

李云道笑着站起身:“血性这种东西,太多也不是好事。”

秦潇潇道:“可是没有血性,那就真不是个东西了。”

李云道破天荒地冲秦潇潇竖了个大拇指:“诠释得很到位,这句话我很受用。你慢慢吃,我陪他们俩去学校面试。”

秦潇潇不解:“面试?西湖这边熟人多的是,随便打个打呼就可以了,你太小看你自己的面子了,现在只要你肯开口,有的是人倒贴着送上门来。”

李云道摇头:“我是真想测试测试他们俩如今到了什么水平,而且初来乍到,不想欠下无谓的人情,情,否则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其实上学对十力和小蛮来说,只是副业而已,你还指望着噶玛拔希和张天师的嫡传弟子混个哈佛文凭不成?”

秦潇潇看了一眼一脸不解的十力道:“小喇嘛就是上读书,将来等噶玛拔希肉身成佛了,铁定有的是人想拉他进政协,小蛮也一样。”

塞着满满一嘴包子的张小蛮嘿嘿傻笑,仿佛那座山上的道骨仙风没在她身上传承下任何一丁点。

十力倒是忧伤道:“很近了。”

刚刚准备转身去换衣服的李云道猛地一滞,转头皱眉道:“什么很近了?”

十力小喇嘛不敢看李云道,只好面对着粥碗拼命往嘴里划拉着米粒。

“十力嘉措!”李云道喊了他的名字。

十力放下碗筷,低着头,却也只敢噘嘴委屈地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李云道。

“问你话呢!”李云道又重新坐了下来。

十力吞吞吐吐道:“大师父不让说。”

乓!

李云道猛地一拍桌子,将秦潇潇也吓了一跳。

“你干嘛?别吓着孩子!”秦潇潇连忙打圆场。

李云道看了一眼,冷冷道:“这是家事。”

秦潇潇有些尴尬,又重新拿起碗筷,同情地打量着小喇嘛。

李云道盯着十力,小喇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云道哥很少会直呼他的名字,除非很生气很生气。

“大师父这回下山云游,是不是就是找地方去了?”李云道问道。

十力鼓了鼓腮帮,就是不说话。

张小蛮也被李云道冷酷表情吓到了,坐在小板凳上委屈地打量着这位始作俑者。

“说!”李云道难得对十力如此严厉。

“大师父不让说。”十力委屈道,却也不敢抬头看李云道。

李云道咬了咬牙,声线终于柔和了起来:“大师父一把年纪了,你放心让他一个人就这么一边风餐露宿地云游四海一边给自己挖坟墓?”

十力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哽咽道:“我说我陪他……可他不肯……他让我陪着云道哥……大师父说……我在云道哥身边比在他身边更有用……将来的佛法……呜呜……还要靠云道哥传授……”

“放屁!”李云道猛地拍案而起,等站起身,才发现自己此刻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大师父云游,没有手机,没有固定的落脚点,兴许在路途中,他看到一处有佛缘之地,便就地坐化。想到这里,李云道无力地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大师父待我们如同生父,看他孤苦坐化圆寂,实在是心中不忍。”

闻言,十力嚎啕大哭,边哭边含糊道:“云道哥,我们怎么办……”

张小蛮终于咽下了一嘴的包子,喝了口米汤,吐了吐舌头,伸出小巧葱玉指头便要掐指,却被李云道瞪了一眼,又吓得缩了回去。

“别胡闹,大师父佛法精深,你俩加一块儿,也别让算到大师父的去向。”李云道制止了小道姑的尝试,缓缓叹了口气道,“原先总觉得大师父偏心,对我不好,现在想想,大师父在我身上花的心思却是最多的。”

秦潇潇叹道:“这便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李云道摇头:“到了大师父的境界,养与不养对他老人家来说,都无足亲重。他最放不下的,应该还是这一脉的佛法传承。”

秦潇潇看了十力一眼,劝道:“咱们不是有这个小喇嘛嘛!”

李云道说道:“十力才得了大师父两成不到真传……或许两成还不到……”

十力点头:“顶多一成……”

张小蛮托腮伤感道:“那怎么办?有没有佛经什么的传下来?”

李云道摇头:“大师父这一派,讲求肉身成佛,活佛隔代转世,而且经文均是藏文,对普通人来说晦涩不堪。十力还小,所以大师父把经文传给了我。”

秦潇潇双眼瞪得浑圆:“你可别告诉我你是转世活佛啊……”

李云道苦笑道:“怎么可能?爷爷和我那个从没见过面的爹都是一生戎马,手中人命无数,这样活佛都转世到我家的话,不是天大的笑话嘛。”

秦潇潇目光又转到十力的身上:“难道是他?”

李云道摇头:“大师父只说十力身世复杂离奇,倒也没说是不是转世灵童。”说完,李云道叹了口气,对十力道,“洗把脸,准备去考试。”

十力抹了抹双颊的泪痕,抽泣着走向洗手间。自来水很清凉,泼在脸上很舒服,可是十力却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卫生间的门被人悄悄推开,伸进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脑袋:“嘻嘻,十力,我进来喽。”说着,她人已经进来,轻轻一跃,便跳坐到足足齐她胸口的洗脸池上。

十力两泪通红,鼓腮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云道哥让我进来看看你。”小道姑在家里只穿着白色的小睡裙,此时坐在台盆旁,晃悠着藕段般的小腿,甚是可爱。

“小蛮,大师父如果圆寂了,我还能见得到他吗?”洗完脸,小喇嘛干脆也顺势跳坐了上来,同样晃着小腿,神情忧伤。

“他不是活佛吗?活佛会转世的呀,当然能见得!”小蛮热情地安慰道。

“可是,人死了,真的会转世吗?”十力托着腮,眼神透着些说不出的忧郁。

“你不也是转世的吗?难道我不记得前世的事情?”小道姑睁圆了两眼,好奇问道。

“太久了,很多事情记得不是太清楚了。”

《大刁民》vip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

相关影片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